呆到天黑也不愿离开

2020-03-10 13:48

在住院部顶楼平台的一间活动板房内,记者见到了医院院长邱贤澄,并将王阿姨的原话带给了他。听完,邱贤澄一时也怔住了,突然觉得有些鼻头发酸,“没想到这点小事,被病人记在心里了。”邱贤澄有些感慨,“病人这么想,我们做什么都值了!”

令记者惊讶的是,医教科的处境,似乎比王阿姨描述的更加“凄凉”——看似结实的墙壁,实际上只是一层木板;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塞了5张办公桌;窗户的一角为了装空调,凿了一个洞,雨水漏进来,墙壁鼓翘了起来。

冷恩荣说,把好的病房给病人用,是应该的。此外,他们也没啥可“抱怨”的,“领导在楼上,还不如我们呢。”他指了指对面病房楼的大平台,“夏天烤,冬天冻。”

这个办公室的位置让王玉珍有些奇怪,“怎么会在这里办公?”屋里的医生笑了笑,“办公室让给病人当病房了,我们能挡风遮雨就好。”

而当现代快报记者把王阿姨的原话告诉南京溧水区中医院院长邱贤澄时,他也顿时怔住了,这段简单的话,让他鼻子发酸,“有病人这么想,我们做什么都值了。”

打来电话的,是溧水区67岁的王玉珍,她觉得,自己“一下子被触动了”。

王阿姨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自己因为突发轻微脑梗,月初来到南京溧水区中医院看病。由于报销需要医院盖章,她在医生指点下,好不容易才在地下室一个角落里找到“医教科”。

他俯在天台围栏边,无奈地俯瞰着楼下四周,“不是医院不想扩建,是实在没有可能。”他指了指,“东西南北都动不得。”

“刚搬来就碰上黄梅天,好多文件都受潮发霉了,有时候电脑都启动不了。”科长冷恩荣的心态不错,“就是有点霉味而已,还算冬暖夏凉。”

阴暗的地下室里,木板隔出一间间办公室

病房一床难求,三位院长带头去楼顶办公

对于邱贤澄来说,他必须承担来自两方的压力:第一是病人,“他们太可怜”;第二是医生,“被病人求着、催着,也很为难”。

这种状况让医院的三位院长坐立不安,去年年底,一个看似“疯狂”的主意诞生了——把行政楼的所有办公室让出,改成病房。

然而,不少赶来看病的农民很难接受医院“一床难求”的现实,呆到天黑也不愿离开。有人甚至“放话”,“你们没床,我搬床来,在走廊给我个地方就行。”

王玉珍一怔,觉得自己“一下子被触动了”。

上周的一天,现代快报96060热线接到一位患者的来电:“我在溧水区中医院住院,发现院领导把办公室空出来给病人当病房,自己在住院处楼顶搭了个棚子,还有人干脆搬到地下室办公。一个医生对我说,‘条件不苦,只要能避风雨就好了’。”

邱贤澄去年被任命为院长,病床调度,是他上任后面临的最棘手的难题。“过去一天两百多病人,现在一天大概八百多,病房奇缺。”

在王阿姨的坚持下,第二天,记者将信将疑地赶往这家位于溧水区中心位置的医院,并找到了老人家提到的“角落”——这间办公室并不好找,一直要走到地下室很深的位置,才能看到“医教科”的牌子。而这个地下室,已被医教科、总务科、设备科等“占据”了一大半。